未暮

生まれて,すみません。

昨日将至(1)

亚瑟是真的很讨厌英国的天气。

阴沉的,湿闷的。像一块怎么也拧不干净的抹布,湿答答的盖在这个漂泊无定的小岛上,不时的滴下几滴浑浊的污水。

在这样的天气下,整个空间都压抑起来,人们行走在街道上,吞吐着污浊不堪的气体。亚瑟只穿着一件宽大的衬衫,蜷伏在床尾。冰凉湿润的空气紧紧的包裹着他,熟悉到令人厌恶。

他的房间空旷而冷漠,一扇硕大的落地窗占据了临街的一整面墙,像一只巨大的眼睛淡漠地俯视着世界。尽管“冷漠”并不是用来形容房间的。亚瑟紧了紧身上的衬衫,微微呵出了一口热气,身体内仅存的热量也排出了体内。但此刻,他清醒万分。他能感觉到包裹在自己心脏外的壳,窸窸窣窣地,一点点地变得坚硬,坚不可摧。

亚瑟起身来到落地窗前,伸出手去,轻轻地附在透明的隔阂前。窗外,是整个伦敦的夜景。被玻璃过滤后的灯火不再喧嚣,缓缓地流动着,在他的眼底染出一抹动人的鎏金。亚瑟蹲了下去,沉默地抱住了自己的膝盖,像是抱住了所有的寂寞。

恍惚间,亚瑟似乎听见了某些虚无飘渺的东西,说不清是什么,也说不清像什么。

只是突然觉得很疲惫罢了。

亚瑟眨了眨眼,感觉有些难过。

这时候,要是有听冰啤酒就好了,那足以抚平这点没由来的小情绪。

亚瑟微笑起来,红茶其实也可以。

他拿过手机,确认过并没有新消息后关机。漆黑的屏幕映出了他的脸,那双翡翠绿的眼睛里没有一点感情,生冷的将所有的光都阻隔出来,眼睑下是厚重的阴影。亚瑟将手机撇到一边,赤裸着双脚踩在深色的木地板上,现在,他准备去给自己冲一杯红茶。

干枯的茶叶在热水的包围下舒展开了身体,于是漂亮的琥珀色便显露了出来,浓厚的茶香伴随着升腾的水蒸气扩散在空气中。亚瑟靠着厨房的门,呆滞地盯着手中的茶杯。骨瓷,有着细腻的乳白色和足够光滑的釉面。他不自觉地用手指摩擦着杯壁上描金的花纹,这个动作表明了他在回忆些什么。 事实上,这个房间也曾温暖过。只是.....罢了。

亚瑟强行将自己从记忆中扭了出来,他吹了吹茶水,暗红色的液体漾出了一圈圈细小的涟漪,细小的残渣起伏着,在杯底打着旋。亚瑟凑上前去,小心翼翼的啜饮着,热气爬上了他的脸颊,就连往日里尖锐的眼神也似乎缓和了起来。

亚瑟忽然想起什么,皱了皱眉头。他从壁厨中拿出了几个药瓶,又从衬衫的口袋里取出一张皱巴巴的字条,思考了一下,从药瓶中倒出几颗红色的圆粒,顺着红茶喝了下去。

把药瓶放回橱壁中,将字条随意地丢到一边,亚瑟缓缓的走到窗前,蜷了起来。 他的手脚冰凉,就连木地板的温度都比他高上许多。就着身下这点温暖,亚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