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暮

生まれて,すみません。

海,多么美妙的词语,它象征着权力与金钱。————至少,曾经的亚瑟是这样认为的。那时的他拥有着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财富,世界的黄金都向他涌来,那时,他还是风光无限的“日不落”。
但正如王耀和安东尼奥所说的一样,再耀眼的太阳总会西沉。亚瑟苦笑着看向眼前的海峡。大海并不总是仁慈的,就像阳光也不是总公平的————近几年阿尔比恩①周围的水位见涨不见落,怕是再过不了几年,整个大不列颠诸岛都要沉到水下了。
其实倒也没什么,就是便宜对岸的那个混蛋啦,原本还想再多斗几年的,怕也是没有机会了。不过那个混蛋肯定会高兴地绕着Dover裸奔吧,顺便在宣誓他在欧罗巴的地位,毕竟那个变态也一直是这样的。但那又与我何干呢?
亚瑟一直期望的看着海峡那头,他在期待些什么?也许他知道,也许他不知道。但他还是一直矗立着。
他矗立着,浪花拍打他的脚面,路过的海鸟惊奇的顾盼,他矗立在那里。
他矗立着,他的眼眸布满血丝,海水渐渐涨过他的腰际,他矗立在那里。
他矗立着,浪花拍起的白沫拂过他的双颊,海水浸过他幽深的绿眸,波涛盖过他金色的发丝和未吐出的话————人类的文明沉于水底,他的世界陷入黑暗。

①:阿尔比恩是现在所知的大不列颠诸岛的最古老的名字,主要指现在的英国(或者英格兰)。

评论

热度(7)